国际观察:印度关闭互联网说明了一个常识

国际新闻 阅读(749)

如何有效监管互联网,应对网络空间的安全威胁,是当前世界各国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阿萨姆和梅加拉亚邦的街道上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原因是对《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签署和通过存在争议。为了控制局势,印度政府派出军队,关闭了当地的互联网。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将印度视为南亚民主的“窗口”。在美国实施的所谓“印度-太平洋战略”中,拥有共同意识形态和类似政治制度的印度是美国的重要地缘政治伙伴。与此同时,印度是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市场,拥有6.5亿互联网用户,阿萨姆邦和梅加拉亚邦拥有3200万用户。

显然,当国家安全面临重大威胁时,印度也毫不犹豫地采取了关闭相关领域的互联网作为应对策略。

几年前,当中国新疆地区面临类似的国家安全威胁时,当中国政府采取类似的应对策略时,遭到欧美主流媒体的强烈批评。同时,在相当多的学术研究和互联网技术界,是否采用这种强制性控制策略甚至可以被视为区分不同类型政府的最重要指标之一。

显然,印度这次的实践证明,对互联网的监管是主权国家基于国家利益需要的正常选择,也是国家主权在网络空间投射和延伸的正常反映。

2019年是互联网诞生50周年。冷战结束后,互联网跨越地缘政治壁垒在全球迅速扩张,催生了全球网络空间。如何治理全球网络空间涉及包括主权和非主权国家在内的各种各样的行为者。

从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趋势来看,欧美早期发达国家的历史优势决定了认知概念和具体实践之间存在重大差距:非国家行为者和技术群体倾向于运用欧美发达国家的内部治理模式来理解和理解全球网络空间的治理实践;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欢迎这种做法,并试图以单向方式扩大自己主权的管辖权,压缩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在网络空间的主权做法,以寻求信息自由流动和多利益攸关方的不对称和不平衡的治理结构。这种结构的本质是一种新的中心-周边连接结构。推动这一结构的动力机制不仅是欧美发达国家的历史积累,也是因为在实践中,对主权国家核心利益的威胁在不同历史时期分布不均。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自信地认为,它们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和系统来“免疫”来自互联网的威胁和挑战。

但显然情况并非如此。当印度需要保护国家安全时,它会毫不犹豫地关闭互联网。作为互联网的发源地,美国已经在国家安全的要求下,采取了删除内容、关闭账户、进行广泛监控等正常行动。

互联网不能独立于国家主权而存在。政府根据国家利益的需要管理互联网,包括紧急情况下必要的紧急处理。这是正常的操作,应该成为各方的常识操作。

(编者:崔月,刘燕杰)

这篇文章来自温州网的66w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