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轴承信披或存“硬伤” 原董事长“出走”变“对手”

国际新闻 阅读(968)

照片由布拉德赫尔墨克(Brad Helmink)在联合国Splash

《金证研》上海深资集团无限公司/研究员唐魏丽英李鸿/编辑

嘉善,浙江省嘉兴市辖下的县级市,当地轴承生产企业实现产值超过20亿元,占全国产量的70%。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浙江双飞无油轴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飞轴承”)位于本市。

另一方面,在他身后,双飞轴承中隐藏着一系列问题。在财务数据方面,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劳务派遣员工的工资和销售费用中的员工工资存在“矛盾”,存在信息披露或“硬伤害”。让人难过的是,双飞轴承及其竞争对手曾经是“一家人”,多年前,前董事长“出走”,成为“竞争对手”。然而,双飞轴承“没有说任何关于过去的事情。

一、财务数据“打拼”和员工薪酬“缩水”

2017年,双飞在上市途中承受“崩溃”。

截至目前,双飞轴承共更新了四份招股说明书,分别于2016年1月28日、2017年3月27日(以下简称“2017招股说明书”)、2018年12月10日(以下简称“2018招股说明书”)和2019年5月30日(以下简称“2019招股说明书”)签署。

然而,不同版本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销售数据并不一致。

根据2017年招股说明书,2016年,双飞轴承共向前五大客户销售人民币72,227,100元,其中向第二大客户富力科实业有限公司(FULLCO INDUSTRIES INC)和福考德(昆山)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力公司”)、第三大客户烟台大丰轴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丰轴承”)和第四大客户合肥博林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林新材料”)销售人民币16,881元,

但根据2019年招股说明书,2016年双飞轴承对前五大客户的总销售额为7311.6万元,其中对菲公司、大丰轴衬和博林新材料的销售额分别为1669万元、1463.33万元和999.1万元。也就是说,上述五大客户的总销售额,2019年招股说明书和2017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相差887,500元;上述三大客户的销售额,2019年和2017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分别相差191,700元、1,021,700元和57,500元。

根据2017年招股说明书,2015年,双飞轴承向前五大客户售出5783.1万元,其中向最大客户菲公司售出1773.6万元。

但根据2018年招股说明书,2015年双飞轴承对前五大客户的总销售额为5769.7万元,其中对菲公司的销售额为1778.02万元。即上述客户的销售额,2018年招股说明书比2017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销售数据多166,600元,导致2018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前五名客户的总销售额比2017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多166,600元。

除了前五名“打架”顾客的销售数字外,双飞轴承员工的工资也存在类似的疑问。

2015年至2018年,双飞轴承有劳务派遣。劳务派遣人员的岗位包括包装工、杂工、抛光工、库存工和整理工。

根据2017年招股说明书,2015年至2016年,双飞轴承派出员工人数分别为129人和61人,当年派出员工工资分别为632.41万元和315.99万元。

但是,根据2018年招股说明书,2015年双飞轴承派出员工人数为129人,当年派出员工工资为568.92万元,比2017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少36.49万元。

根据2019年招股说明书,2016年双飞轴承劳务派遣员工人数为61人,劳务派遣员工工资为294.62万元,比2017年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少”了21.37万元。

此外,根据2017年招股说明书,2015年至2016年,销售费用中的员工薪酬金额分别为939.2万元和1253.94万元。

但根据2018年招股说明书,2015年,销售费用中的员工薪酬金额为867.3万元,比20年披露的数据“少”了4.65亿元

一系列财务数据是“不正确的”,并产生了许多“疑问”。此外,双飞轴承也可能隐藏了与竞争对手的过去。

2。他曾经和他的对手是一个“家庭”,前主席“出走”,成为了一个“对手”。事实上,双动轴承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

根据股本演变信息,1988年5月27日,双飞轴承的前身嘉善金属塑料自润滑轴承合资厂成立。随后,于1989年6月申请更名为“嘉善无油润滑轴承厂”(以下简称“轴承厂”)。

根据2019年招股说明书,生产自润滑轴承的中国企业主要集中在浙江嘉兴。目前,中国三大中高档轴承企业是浙江长生滑动轴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轴承”)、双飞轴承和浙江仲达精密零件有限公司,上述双飞轴承和长生轴承均位于嘉善县。

根据2019年招股说明书,双飞轴承的主要产品包括SF系列轴承、JF系列轴承、JDB系列轴承、FU系列轴承、其他系列轴承和复合材料。

根据常胜轴承的招股说明书,常胜轴承的主要产品包括金属塑料聚合物自润滑滚动轴承、双金属边界润滑滚动轴承、金属基自润滑轴承、铜基边界润滑滚动轴承、非金属自润滑轴承等。

因此,双飞轴承表示,长胜轴承的产品类别和应用领域与长胜轴承基本相同,被列为可比同行,具有可比性。

它不仅位于同一个地方,而且产品也非常相似。长生轴承也许是双飞轴承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然而,他们的关系并不像“竞争对手”那么简单。

根据常胜轴承的招股说明书,1995年6月14日,常胜轴承的前身嘉善常胜滑动轴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胜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昌盛有限公司由双飞轴承前身轴承厂和自然人王长盛共同投资设立。

根据常胜轴承上市的法律意见,当时轴承厂以土地使用权和付款方式进行投资,占注册资本的43.3%。其中,土地使用权出资32万元,由长生有限公司占有、使用和取得,并于2000年12月转让给长生有限公司。代理费由昌盛有限公司于1996年10月支付。

1995年轴承厂有105名自然人,包括范静镇政府、孙智华、周银春。

周银春和孙智华:他们是谁?根据2019年招股说明书和常胜轴承2018年年报,周银春是双飞轴承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之一,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而孙智华是昌盛轴承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并担任董事会主席。

根据常胜轴承上市律师的意见,1999年3月,轴承厂以136.7万元的对价将其常胜有限股权转让给王长盛,轴承厂仅在2013年前获得全部股权转让资金。

也就是说,从1995年到1999年,双飞轴承的前身轴承厂是长生轴承的前身长生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由此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双飞轴承和长生轴承是“一家人”。在双飞轴承2019年的招股说明书中,没有提及过去。

然而,过去有不止一个插曲让双飞行方位“躲躲闪闪”。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常胜轴承的招股说明书,常胜轴承的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和董事长孙智华于1989年9月至1995年5月担任轴承厂厂长。从1995年5月到2000年8月,他是轴承厂的董事长。2000年8月至2003年10月,他担任双飞轴承董事长。但是,从2001年5月开始,孙智华也开始担任长生股份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也就是说,从2001年5月到2003年10月,孙智华不仅担任双飞轴承的董事长,还担任副董事长

然而,在孙智华“出走”之前,他分别担任了双飞轴承和长生轴承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两年多,从而显示了他的发言权。孙智华对这两家公司早期核心技术的形成和商业决策有什么影响?我不知道。

根据常胜轴承上市律师的意见,双飞轴承和常胜轴承主要从事“自润滑轴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所以他们的产品和业务非常相似。

也许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双飞轴承于2003年9月与孙智华和昌盛有限公司签订了《浙江双飞无油轴承有限公司股东转让出资协议书》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包括:双飞轴承和长生有限公司在出资转让后三年内不得与对方所列的20家单位有任何业务关系。

然而,经过上述三年时间,曾经是“一家人”的双飞轴承和常胜受到限制,或者不可避免地成为“仰视而非俯视”的竞争对手,这让人感叹。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嘉善新闻网和招股说明书,嘉善县姚淦轴承协会成立于2013年。其法定代表人和首任总裁是双飞轴承董事长周银春。其办公室也是嘉善县姚淦镇宏伟北路18号双飞轴承公司的住所。

嘉善县干窑轴承协会成立后,主要负责开展国内外轴承产品市场的培育和推广,组织参与国内外市场推广和展示活动,开展技术交流、调研和培训活动,鼓励成员企业加快技术改造,加大科技投入,形成自主创新机制。并围绕精密(轴承)机械行业,协助政府做好投资工作。

根据嘉善县干燥窑轴承协会官方网站,协会现任会长单位是双飞轴承,其下属嘉善双飞润滑材料有限公司也是协会副会长单位。

然而,被双飞轴承列为中国三大轴承生产规模的长生轴承,也位于双飞轴承所在的嘉善地区。长生轴承不在上述协会的会员名单中。

两条上市道路形成了财务数据的“两版”,并保留了双飞轴承的信息披露或“短板”。双飞轴承的前董事长在与竞争对手有着积满灰尘的过去后,当他“出走”并成为“竞争对手”时,会给此次上市带来什么影响?《金证研》沪深资本集团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