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邬思道真的是被孙嘉诚处死的吗?

国内新闻 阅读(1933)

今天有趣的历史系列带给你雍正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一看这个系列。

《雍正王朝》里的那个人敢和这个部门的大厅官员打架;敢于积极与陈达总理掐架;孙家成是清朝雍正年间著名大臣孙家干的原型,在年耕尧的圣宠崛起时敢于弹劾。

孙家干,历经康熙、雍正和甘龙三代,以敢于直言易教而闻名。孙家诚充分表现了孙家干刚毅正直的性格,但该剧对孙家诚结局的解读增加了情节发展和人物塑造的艺术需求,做出了一些改变。在孙嘉成和年耕尧已经不和的前提下,雍正帝也派孙嘉成到西北去执行新政。这是雍正帝帝王思想的所在,也是雍正帝黑暗策略的集中体现。

雍正帝刚刚登基,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政治权力,他特意培养了敢于直言可教、全心全意为公众服务的孙嘉成。然而,雍正帝迫不及待地接受了张于婷的“花点时间提炼”的建议,于是直接任命他为都察院的监察官。

雍正帝为什么这么着急?他例外使用孙嘉成的目的是什么?

雍正帝在“九王夺权”事件中也拉拢了一些朝臣,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力量,但这些政治力量远远不足以让雍正帝治理一个大国。面对尹连王子强大的政治力量和众多臣子的臣服和暗中约束,雍正帝必须建立一个以自身为中心的政治集团,在短时间内覆盖所有职能部门和地方政府,以从根本上稳定其皇权。

雍正帝利用李福和其他著名的清朝官员来赢得这个代表世界学生的强大团体。失败后,更有必要控制皇权,扩大皇权,如都察院、国子监,这严重影响了政府和民间舆论的走向。

此外,雍正帝作为刚刚继承王位的新国王,不能说清楚,更不用说公开废除康熙时期的种种弊端。因此,雍正帝必须找到一个敢于“说我不能说的,做我不能做的”的正直大臣,为自己挺身而出,公开指责和批评行政失当,这样雍正帝才有罢黜行政失当,实施新政改革的起点。

所以,雍正帝不能再等了,更别说磨平孙嘉成的棱角了。他想要的是孙嘉成在立足不稳时给予绝对支持。重要的是利用孙嘉成的棱角来对付和刺痛那些退缩的反对派力量。

01雍正帝将孙嘉成派往西北地区

既然孙嘉成对雍正帝有很大的用处,既然他是雍正帝稳定皇权和控制朝鲜政府的关键人物,雍正帝知道孙嘉成和年耕尧是水火不容的,为什么还要将孙嘉成派往西北地区和年耕尧的势力范围派往虎口?

从表面上看,雍正帝的决定并不冲动,更别说打算把孙嘉成送到老虎嘴里了!

1。雍正帝之所以决心以牺牲整个国家为代价支持年耕尧在西北战争中的胜利,是因为这场战争对雍正帝来说太关键了!

雍正帝一登基,就任命皇帝的第八个儿子殷真为王陈达首相。这不仅是对皇室的和解态度,也是赢得统治阶级团结和支持的一种方式。这也是暂时瘫痪强大的“八叶党”权力集团并赢得巩固自身皇权所需的时间。西北战争是雍正帝转移对政府和野生动物的反对,维护皇帝权威的最有效方式。

年耕尧通过西北战争的伟大胜利,进一步巩固了他在西北地区的绝对权力,稳定了一支对人民非常重要的军事力量

在西北的支持和军事成就下,年耕尧不再是一个需要费尽心思赢得胤第四个儿子信任和提拔的潜在奴隶。他已经成为事实上的“西北之王”,成为雍正帝必须依赖甚至害怕的一个强大的政府官员。

对于年耕尧的各种死亡行为,雍正帝考虑到了皇帝的形象和声誉。年羹尧刚刚赢得了一场军事胜利,其部下士气高昂,害怕跟随年耕尧的领导。由于强大的军事力量年耕尧需要养活自己的特殊考虑,只能暂时容忍年耕尧的“侵占”。

但是,没有一个皇帝会允许任何敢于挑战皇帝权威的强有力的大臣长期存在,所以雍正帝必须警惕年耕尧并采取一些行动。派孙嘉成去西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孙嘉成可以监视年耕尧,让年耕尧有所顾忌,不自杀。

3。西北地区的军事防御系统耗费了法院太多的人力和物力。雍正帝需要一位金融专家和一位诚实坦率的大臣来约束他。

西北战争耗费了大量金钱,雍正帝不得不采用“杀鸡取卵”的方法来供应西北地区的消费。人们最初认为,战争胜利后,西北地区的消费会减少。然而,年耕尧在西北“建立”的军事防御体系对金钱和食物的需求更大,这使得已经捉襟见肘的国家财政更加困难。

“开源”暂时无法完成,雍正帝只能努力“节流”。

孙嘉成,一位前户部主管,可以看出赚钱的坏处,这表明雍正帝的“金融专家”头衔并非没有道理。再加上孙家诚的耿直、胆寒,如果没有年耕尧的刻意阻挠,孙家诚对西北金融的管理和约束一定会取得实效。

所以,雍正帝派孙嘉成去西北时,孙嘉成不仅是“善用人才”;鉴于当前朝鲜政府和政治力量控制的具体需要,雍正帝此举也是理性和明智的。

但这就是孙嘉诚能做的吗?雍正帝的皇权思想只是用在积极的“王道”上,而没有冷战术的计划?

当然不是!

雍正帝带着更深的意图将孙嘉诚派往西北,这也是雍正帝登基后黑暗面的罕见表现。

如前所述,雍正帝孙嘉成与年耕尧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年耕尧一心要在西北建立自己的“分裂王朝”,不允许任何其他势力渗透到西北,甚至雍正帝。

同时,年耕尧建立的军事防御体系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和食物吗?

当然不是,他只是想尽可能地控制自己的钱,尽可能地争取和培养自己的权力,并为自己成为“西北之王”的最终梦想添砖加瓦。因此,年耕尧不会允许孙嘉成干涉西北的金融,也不会允许孙嘉成凌驾于自己之上,控制西北的金融权力。

所以,雍正帝去了西北后几乎可以肯定孙嘉诚的命运,也就是说,孙嘉诚肯定会死在年耕尧的手中。这样,雍正帝就有了年耕尧的大过处分和“杀英雄”的正当理由。

只是,虽然布局惨淡,雍正帝仍然对年耕尧和孙嘉成实现“王道”目标的能力抱有幻想。这种冷血而黑暗的布局只是雍正帝不得不做出的两手安排!

02孙嘉成被派往西北另有目的

雍正帝一开始就安排孙嘉成在都察院,希望他能利用自己的地位,创建一个有利于雍正帝的舆论导向,帮助他团结和拉拢朝臣。诺敏和张陆婷因孙嘉成的“协助”因素而被杀。孙嘉诚说服张于婷等高级官员的能力足以证明这一点,张的政治智慧已经达到顶峰

年耕尧杀孙嘉成时,雍正帝为什么只派了一个图尔臣去打垮年耕尧经营了几年的西北军?最初效忠年耕尧的岳钟琦立即改变了他的职位,仅用崔臣手中的圣旨取代年耕尧将军的职位?

当然,西北将领对王道正统有服从和忠诚,但这与孙嘉成去西北后的“统一战线”和“拉拢”工作是绝对分不开的。

事实上,早在年耕尧赢得西北战争之前,雍正帝就有意安排争取和控制西北的将领。

派往西北军队的十名禁卫军是雍正帝对西北将领“统战”工作的调查。然而,十名禁卫军到达军营时几乎全部被年耕尧收买,这使得雍正帝的第一次安排失败。因此,补充说孙嘉成被任命为西北。

很快被年耕尧赶下台,岳钟琦不费吹灰之力就掌握了西北的军事力量。这表明孙嘉诚的“统战”工作确实取得了绝对的成绩,完成了雍正帝的委托。

03孙嘉成与吴思道的关系

(这部分是对作者最后一篇文章结尾的补充!)

根据狂热粉丝的评论,他似乎不赞成作者分析的吴思道的结局。他认为以吴思道的智慧,他永远不会离开河南,然后去年羹尧,他相信年耿尧很快就会倒下。

作者对此还有另一个考虑。

吴思道:他逃离河南后为什么选择年耕尧?

1。吴灿西道去哪了?全世界,不是王图吗?雍正帝想杀吴思道。吴灿斯道逃到哪里去救他的命?护送河南小卖部到西北军中时,吴思道向年耕尧暗示的“光明下的黑暗”不是吴思道安排的最终目的地!

离开有自杀倾向的雍正帝,吴思道先是投奔了李维,然后投奔了田文静,他们都是雍正帝的心腹。在田文景,任性的吴思道知道自己完全得罪了雍正帝,不得不逃走。他认为雍正帝不会认为他敢躲在年羹尧(雍正帝的另一个心腹)里,也不会愚蠢到把自己的脖子放在雍正帝的剑下。

2。即使雍正帝知道吴思道藏在年羹尧里,对吴思道来说,年羹尧是唯一拥有绝对权力并能保护自己的人。

在赢得西北战争后,年羹尧敢于“驱赶马向前”面对雍正帝的欢迎。当张于婷宣读纪念年羹尧的恩典时,他敢于“坐起来听信”;但也敢在雍正帝面前说“他的军队将领知道他们的军令,不知道皇帝”的疯狂悖论。吴思道对年耕尧很好,如果他遇到雍正帝的生命威胁,他一定敢与雍正帝对抗,保护吴思道。

当时,吴思道并没有注意到雍正帝已经牢牢掌握了西北地区的实际控制权,进行了长期存在于西北军中的“统战”工作。也就是说,“泥塑偶像”年羹尧被吴思道高估了。

3。此外,在吴思道几乎走到一起的那年秋天,年羹尧的妹妹被提升为皇妃。事实上,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伍肆路的最后一道屏障就是一年中的秋月。

year中秋月的最后一句话:

“告诉吴先生,我先走!”

这真的只是对过去的怀旧和遗憾吗?

不太清楚,但我联系到了吴思道,他在今年秋天的早些时候躲在年耕尧身边,乞求他对年耕尧保护的爱。

只是,吴思道也没想到在躲避了田文静之后会在西北遇到另一个“田文静”,而孙嘉诚的生死大权远远超过了田文静。

吴思道去西北后,必须给年耕尧提供切实的帮助,展示自己的价值,这样年耕尧才能下定决心保护自己。当时对年耕尧来说,孙嘉成是阻止年耕尧走向“西北之王”的最大障碍,所以吴思道一定会尽一切可能帮助年耕尧对付孙嘉成。

一旦孙嘉诚的“两极”脾气出现,即使没有雍正帝的密令,他也会直接夺取吴思道的性命。他不会关心任何政治影响或大局。更何况,对于这个肯定会影响雍正帝总体布局规划的“危险人物”,早在他离开河南的时候,雍正帝就已经向他能够到达的所有可能的地方发出了许可令(不包括李薇,因为雍正帝是自己路过的)。

如果孙嘉诚处决了这么一个有用的人,年羹尧还会保留孙嘉诚吗?此外,年耕尧可以假装不知道吴思道与雍正帝之间矛盾的激化,并以“为主人的老好朋友报仇”作为除掉孙嘉成的正当理由。

雍正帝用吴思道和年羹尧的生命换取了对自己不再重要的孙嘉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http://www.shajungu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