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破产制度离我们还有多远?

热点专题 阅读(748)

个人破产制度离我们有多远?

作者:莫凯威

近日,全国首例具有实质性个人破产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算案成功完成,引起社会关注。据报道,中国大陆虽然没有“个人破产”的概念,但“个人破产”的事实大量存在,许多“不能执行”的案件只能以“终结执行程序”的形式结案,这早已成为法院执行的历史负担,影响了强制执行的司法权威和公信力。

33,354个人债务集中清算制度与个人破产具有同等的功能,是在个人破产立法之前的现阶段,在现有法律框架内,依法进行的积极探索。

法律专家唐兴华坦言,中国尚未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温州个人债务集中清算案应被视为现有法律框架下的一种特殊的强制执行和解。在债务人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法院占主导地位,债权人放弃对债务人的部分债务并达成相关协议。作为监督,法院根据债务的履行情况对债务人采取不同的信用惩戒措施。

中国银行法律研究会会长肖飒指出,为了保证《个人破产法》在未来的真正实施,需要更新支持系统和社会习惯。那么,个人破产制度离我们有多远?还有什么难题需要解决?我们邀请着名财经作家、当地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商业网特约财经评论员莫凯威来阅读这篇文章。

如下文字:

10月9日上午,温州中院、平阳县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报道了国内首例具有实质性个人破产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算案件。本案中,破产企业股东蔡某月收入4000元,资产不足5位数,但债务超过214万元,在法院的积极调解下,取得了4名债权人的谅解,最终只需在18个月内偿还3.2万元以上,一次性付清。

这则新闻最大的示范意义在于打破了个人破产和敢于吃螃蟹的禁区。毫无疑问,它就像一块石头,在我国和平的经济生活中激起了成千上万的波浪和涟漪,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的反响。同时,个人破产法的颁布也引起了相关人士的期待。

为什么人们热衷于个人破产制度?

个体经济行为是社会经济活动的重要细胞。没有一个单一的富有的个体经济活动,整个社会经济将不复存在。至少这种经济活动将是病态和不健康的。目前,随着市场经济的完善和深化,个体经济活动将成为我国经济舞台上的重要角色,影响和改变着我国经济发展的总体进程和趋势。从目前的现实来看,促使中国制定和实施个人破产法的原因有四个。

首先,中国的破产法律制度在不断完善,这与个人破产法的赔偿是分不开的。

目前,我国在2007年6月只颁布了《企业破产法》。这部破产法不涉及个人破产,这使得我们的破产法非常不完善。特别是,个人经济活动和企业经济活动是密不可分的。单靠企业破产法不足以解决经济领域的所有问题。此外,由于个人破产制度还是空白,它实际上影响了企业破产法的正常运行。

因此,完善我国的破产制度,有必要制定并发布《个人破产法》,使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法律支持更加完善和坚实,不断提高我国的法治和社会治理水平。

其次,需要个人破产法来保护合法的商业失败者,并激励更多的个体企业家。

个人破产法是指法律规范

每年,我国都有数千万个人无法偿还的债务纠纷,导致数十万起经济或刑事案件。这些经济纠纷或经济案件不仅影响其债务的顺利偿还,增加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矛盾和经济损失,而且破坏正常的社会信用生态,给中国经济秩序的稳定带来巨大影响,这一切都需要个人破产法的颁布来减缓。

第四,为了促进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化和健康,个人破产法是不可或缺的。

目前,中国经济领域的法律规范在不断完善,包括经济合同法、金融法、企业破产法等。但是,没有个人破产法的有益补充,它就不是一个完善的经济法律规范,必然会有许多法律漏洞,也不能充分有效地发挥经济法在保护市场经济健康运行中的作用。因此,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有必要有与之相适应的完整的经济法律规范来保护市场经济。

可见,目前个人破产法的制定和颁布是历史赋予这个时代的一项重要使命。如果没有个人破产法,不仅无法完善中国的破产法律制度,也不利于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全面到来。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个人破产法的出现都已成为当务之急,是刻不容缓的历史时刻。

为什么个人破产制度如此难以形成?

这是整篇文章的症结所在,也是我国尚未颁布的个人破产法的症结所在。因为从目前的角度来看,无论是政府还是其他组织,最大的担忧是个人破产法可能造成道德风险,这可能比没有破产法带来更大的社会危害。

事实上,我们国家的立法机关一直在努力工作,争取个人破产法。例如,司法部门已经确认将首先试点个人破产制度,预计今年年底将在一些地区启动试点。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加快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逐步确立自然人的合格消费债务可以依法免除责任。最终,一个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将建立起来。

2016年初,在国家发改委和最高法院的牵头下,国务院社会信用体系部际联席会议44个成员单位签署《关于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本《备忘录》列出了55项纪律措施,限制不诚实被执行人设立金融机构、从事民事和商业行为、享受优惠政策、担任重要职务等。

共同惩罚的对象是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的不诚实的被执行人,包括不诚实的自然人和组织法人。国家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立了一个联合失信惩戒系统来支持这一系统,并动态公布失信执行者名单。纪律制度起到了很大的威慑作用,例如限制高消费和寻找隐藏的资产。立法取代《备忘录》的内容更加广泛,实施更加明确。

它不仅有惩罚条款,而且给予破产个人人权保护,特别是生存权。

尽管如此,这些仍然属于部门规章的范畴,不能提高到法治的水平。它们仍然不能满足当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当务之急是将个人破产提升到法治水平,建立严格的个人破产法律制度。只有这样,法治才能真正扩展到经济的所有领域,才能促进我国所有经济活动和经济活动的合法化。

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个人破产法的颁布和实施所带来的潜在道德风险仍然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在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尚不完善的情况下,个人信用调查仍存在许多漏洞。即使相对完善的中央银行信用调查系统仍然没有收集到数亿农民的信用信息,农民的信息也是不可或缺的

首先,我们应努力借鉴国外或地区个人破产法的积极有益的部分,为我国制定个人破产法提供有利的法律依据。举例来说,香港个人申请破产后,除了要确保家庭生活的合理需要外,所有资产都会交由法院或第三方受托人管理,所有资产都会如实完整地申报,不准隐瞒或转移,否则便会构成罪行。

与此同时,申请破产的个人生活开支受到严格限制,如购买家具、高端娱乐和交通工具。我国的个人破产法可以借鉴这些规定,丰富和完善我国的个人破产法律制度。

其次,为适合个人破产的个人投资者制定严格、科学的细分条件,使个人破产符合规则,避免浑水摸鱼。为了防止个人恶意破产的发生,对个人破产情形进行了严格界定。它主要倾向于成为一个合法的经济输家。有必要建立一个严格的评估和认定机构,将所有人为的和欺诈性的个人破产行为排除在个人破产法之外,从而形成个人破产行为的生态化,使个人破产在实施过程中不偏不倚,并在社会镇痛中发挥重要作用。

第三,加强我国社会信用调查体系建设,有效整合分散孤立的各部门信用调查体系,建立全社会共享的信用调查体系,覆盖全国所有公民的信用调查信息,消除公民个人信用调查的缺口,筑起坚实的社会信用屏障,堵塞个人信用调查的漏洞,使全民信用调查顺畅衔接、公开透明。 为个人破产的顺利实施提供准确的信用调查信息,杜绝一切逃避信用调查监管的欺诈行为,保持个人破产的健康持续发展。

最后,加大社会宣传力度,充分利用各种舆论媒体,通过各种行政机器加大个人破产法的宣传力度,使个人破产法越来越受人们的欢迎,使人们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未雨绸缪。消除投资者的盲目行为,提高投资的准确性;此外,不要随便参与私人自由贷款,增强对个人破产法的敬畏感;特别是,我们既要追求高额的贷款回报,又要忽视风险,以增强个人破产法的社会适应性和同一性,从而为个人破产法的破冰和全面实施创造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