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伟:大学和企业的合作是双向增益的过程

热点专题 阅读(873)

Source: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在智能时代到来和科技推动价值链重塑的背景下,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志学与华为董事、战略研究所所长徐文伟就企业如何在高科技领域形成“闭环”、如何看待科学研究与技术发展的关系进行了对话。

张志学研究华为多年。他透露了自己的观点,如果中国有世界级的企业,那就是华为。他用数据指出了华为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华为2018年的销售额占中国调整后国内生产总值的0.78%,而华为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为1015亿元,占中国的5.2%。它赢得了中国全部专利的10%。因此,张志学要求徐文伟阐述“发明与创新的关系”等深刻问题。

徐文伟认为创新的前沿是基础技术的发明和基础理论的突破,没有这些就没有创新。大学是理论和技术发明的源泉。因为科学研究是高度不确定的,它需要多途径的探索和研究。大学与企业的合作是一个双向的收益过程。企业在行业中提供挑战和困难,并提供商业化的场景和要求。基础技术的发明应该在大学里。

“华为与全球数百所大学合作,在全球拥有60多个基础技术实验室,并与北京大学在前沿交叉学科、医学等领域有着密切合作。它建立了一个联合智能媒体实验室和一个联合数学实验室,共同解决未来的问题和挑战。未来,华为将从基于客户需求的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创新的第1.0阶段,转向基于愿景和假设的基础技术发明和基础理论突破的第2.0阶段。”徐文伟说。

根据对话记录:

张志学:徐文伟先生可以说,他已经概述了一些基本技术,以及智能时代即将到来时公司对未来技术的展望。所以这些年来,因为我对华为比较了解,1998年,人力资源部深化和丰富了当时的速度模型,采访了无数科学家和市场人员。因此,当我2000年来到光华时,我说如果中国有世界级的企业,那就是华为。所以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改变我的观点了。

今天,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它们背后的技术支持。这背后最重要的东西来自企业的研发。我给你一些数字。华为2018年的销售额占中国调整后国内生产总值的0.78%,而华为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为1015亿美元,在中国的总投资额为1.96万亿美元,占中国的5.2%。他获得了该公司在中国10%的专利。因此,我想问今天谈论创新和发明的徐文伟先生,因为最近当人们与国际学者争论时,他说华为没有研发。我给他举了个例子。自从芯片在1991年建立以来,它后来被称为设备部门,后来被称为基础科学部门。他没有说我们有RND博士,但是华为有基础科学研究吗?这表明国际社会对华为的要求越来越高。今天,他提出了一个关于发明和创新之间关系的问题,即科学研究和技术发展之间的发展。我想请许再详细说明一下这个问题。

徐文伟:非常感谢。我们经常谈论创新,我们认为,主要是指创新1.0,即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对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进行创新,以实现更先进、更便宜和更好地使用产品,并帮助客户取得成功,包括帮助客户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但是创新的前端是什么呢?这是基础技术和基础理论的突破性发明。没有技术的发明,就不会有后续的创新。发明的主体在大学里。因为技术发明和科学研究是高度不确定的。鉴于高度的不确定性,需要进行多路径研究,也就是说,有许多研究投资

第二,企业主要是在科技发明的基础上将技术转化为产品。这是企业应该做的。为什么华为现在提出创新2.0,也就是说,向前迈进一步?因为通信行业遇到了一个瓶颈:人工智能技术是60年前发展起来的,摩尔定律现在也遇到了一个瓶颈,当然它将继续发展到3纳米甚至1纳米。但是下一步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它必须是交叉科学,交叉科学必须做基础研究。华为成立了一个战略研究所,我们将在未来与大学一起探索和研究基础技术。

但为什么大学教授愿意与华为合作?因为我们站在世界技术的前沿,虽然我们对未来感到困惑,但我们非常清楚业务需求。我们对未来的看法和我们面临的挑战可以与大学教授分享,这样他们的基础研究就可以变得有序和有方向。这也是华为能够与全球300多所顶尖大学合作的原因。

张志学:所以我们看到华为让徐文伟先生负责这个战略研究所。我们相信,华为不仅将在未来5到10年引领技术发展,还将推动中国和世界的基础科学研究。我们也希望与北京大学有更多的合作。谢谢你,徐文伟先生。

徐文伟: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