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学者:暴力事件正让香港沦为法西斯炼狱

热点专题 阅读(1216)

新西兰学者:暴力正在把香港变成法西斯炼狱

《中国日报香港版》 10月3日文章: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被谋杀香港示威者声称扞卫言论自由,但这场抗议的崩溃指日可待。为什么?在我们看来,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被扼杀,并将很快“死亡”。可以肯定的是,这起滔天罪行的罪魁祸首不是北京!

今天早些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段视频。视频显示,一名老人在中环被香港“黑衣人”毒打。我指的是从头到脚都穿着黑色衣服的暴力抗议者,他们还用雨伞掩盖他们正在伤害手无寸铁的老人的事实。

我想在这里提到纳粹,因为我们可以从这些事情中看到,一个几十年来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正在变成法西斯炼狱。

问:那个老人做了什么,他被打得这么厉害?他犯罪了吗?原因很简单。从我看到的视频来看,他只是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换句话说,老人只是在行使他的言论自由权。然而,殴打他的暴力分子认为,其他人的异议本身就是一种犯罪,应该受到暴力的身体惩罚。不仅如此,对于暴徒来说,没有必要诉诸司法程序,更不用说法庭听证了。

专栏作家罗念国在周三《南华早报》的评论中说,抗议活动也催生了他自己的弗兰肯斯坦怪物。他说,许多示威者也害怕受到暴力的威胁,不敢用暴力削减他们的席位。因此,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保持沉默。

我坚信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渴望和平解决这场持续数月的社会动荡。然而,暴力的威胁笼罩着每个人。我们可以肯定,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害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想法。

这太讽刺了!

这场运动声称扞卫自由和民主。应当指出,言论自由和法治是民主的核心要素。这些声称扞卫言论自由的人应该非常愿意与持不同政见者交换意见。他们应该非常愿意先听取对方的意见,然后为自己的理由进行辩论,最后达成实际的共识。毕竟,相互讨论、倾听和妥协的过程是建设一个健康和多元化社会的核心基石。

但不幸的是,我们看到的很简单:“你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要把你打成肉酱!”“,”你负责保护这座城市吗?我会把酸(液体)倒在你身上,让你终身残废!

在推特版本中,“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然后我会用手指堵住我的耳朵”。我之所以在推特上分享我的观点,是因为很多人在我的推特上留言说他们喜欢阅读我的文章。在我回复这些信息之前,他们就封锁了我的账户。这个时间点是可疑的。在我发布了一条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微博后,我的账户似乎被屏蔽了。

因此,我们看到的是香港人越来越害怕说出他们的想法,因为少数人更喜欢暴力而不是对话。人们越是害怕说话,暴力就会升级,因为暴力的实施者相信沉默意味着默许!

言论自由就是这样消亡的。公民在表达意见后害怕身体暴力,这可能导致自我审查。一旦习惯变得自然,就很难回到过去开放无畏的分享想法的状态。

几周前,新闻媒体和推特社交媒体预测,世界正屏息以待共产党军队“射杀公民,逮捕反共分子,并将他们送回大陆的集中营”。

然而,上述情况并没有发生。我认为原因是中央政府正在努力维护“一国两制”。尽管有些人的言论如此无礼、无礼和无组织,扰乱了人们几个月的日常生活,但北京仍然努力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言论自由。

真正重视言论自由的香港人应该抓住机会停止暴力,开始真正的对话,以造福全体香港人。

正如前终审法院常任法官亨利亨利利顿(Henry Henry Litton)本周写道:“如果抗议者真的重视他们宣称的目标,他们的焦点应该是开始向北京和其他国家证明‘一国两制’的模式是可行的,并创造一个

不幸的是,北京不愿意干预香港的局势,但反对派认为这是暴力升级的机会。现在,暴力事件可能会进一步升温,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迫使中央政府调动军队到香港实施戒严。

如果事情发展成这样,请记住是“黑衣人”暴徒谋杀了香港的言论自由,而不是北京。

(作者是新西兰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和教育家克里斯朗斯代尔,由祝梦莹和侯佳欣翻译)

-